当前位置:首页 > 亲子 > 正文

公子忽半信半疑的接过忽忽,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忽忽过了八个月,似乎对公子忽有些陌生了,不过只是片刻,它就认出了公子忽,像以前那样欢蹦起来。 己心里的那份难过还是不会减退那么一点点的。

来源:hlznvp.cn 晋州晚报
2020-5-22

在石窖中闭门不出的尚老人终于走了出来当他带着忽忽来到公子忽面前的时候公子忽这样山崩于前而颜色不变的人也呆住了。尚老人的肤色不但苍白而且近乎透明都能看见血管在其下搏动而忽忽竟然从一只黄鹦鹉变做了渗人的惨绿色一双眼睛红得诡异。

“公子小心!”一名精通毒药的门客说“这鸟儿身上有毒!”

尚老人也不辩解只是让公子忽看忽忽脚爪上的铅制套子。

“忽忽已经是一只毒鸟了”尚老人说“但是蛇毒是穿不透铅套的公子不必担心。只要把忽忽带在身边至少大风是不能奈何公子的。只是公子要记住千万不能让忽忽离开你的身边它能够威慑大风只是在很短的差距内与很短的一瞬间。”

我瘫坐在地上腹部传来的疼痛已经无法左右我的脑海此时此刻她脑海中浮现的都是刚才陆淮南抱着徐茵离开的画面我的思绪逐渐变得飘忽甚至于眼睛也逐渐变得模糊不清。
“小姐小姐……”我的耳边传来了护士甜美的声音我很想睁开眼睛告诉护士自我没事可是我没有了力气狠狠的倒在了地上。
我再一次睁开眼睛时首先映入自我眼帘的是病房洁白的墙我用力的眨了眨眼睛发现自我确实独身一人躺在病房中自嘲的笑了笑。
我原本就是一个生性懦弱的人也知道陆淮南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可是我却不知道的是徐茵是如此狠毒的人能够为了陆家奶奶的位置可是杀害自我还没有出生的孩子。
门突然打开了我慌张又惊讶的看向门口我多么的希望是陆淮南过来看我了毕竟我肚子里的孩子也是陆淮南的可是等待我的却是失望。
“冷小姐你的孩子……”进来的人是医生他身子顿了顿或许没见过我这样可怜的人吧他眼中的怜悯消失对于他来说我只是病人。
“我知道……”我知道接下来医生要说什么我已经感觉不到了自我与肚子里孩子之间的那种羁绊了感觉不到孩子的心跳了。
“你还年轻还会有孩子的。”医生对于我的冷静或许感觉到了一阵奇怪他不是没有见过失去孩子的人只是这么淡定的就很少见了。
“医生不要说了。”我制止住了医生接下来要说的话在我的眼里不管医生怎么说自麦*^兜*^团*^队*^柠*^檬*^独*^家*^整*^理
晋州新闻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 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经过反复推算时间、路段和车辆运行轨迹
  • 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但双打能与她交锋让我非常期待
  • 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尚未成功的站长应该做些什么
  • 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建站小知识:垃圾网站的定义
copyright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 晋州热线 晋州论坛 版权所有